沈可尚

每進行一個新的紀錄片拍攝計劃;就像又一次開啟對這個世界重新學習的經驗。「野球孩子」尤其是。
當我們都太習慣以攝影機之尊;以作者說故事之尊去詮釋議題;或用影像的技法形式來限制觀眾和角色的溝通頻率時。一個不小心,被紀錄對象的生命原味,變成被加工的罐頭,貼了標籤;調了味;還有賞味期限。
「野球孩子」不太一樣。
漫長的拍攝剪接過程中,我常常有一種錯覺,是這群可愛的孩子和曾經是孩子的大人們在當導演。他們自在地;毫無保留地在我們面前把生命的瑣碎一一展開,指導我們該看什麼;感受什麼;並且決定用什麼方法紀錄下來。我們做的事很單純,決定在哪兒等待;等待誰;然後用開始等待…
所以,這個有關於童年結束前,最後一段美好無比時光的故事。我確信是許多人共同書寫出來的。
我自已呢?除了有一點童年早已遠離的無奈之外;更多的感觸是來自於孩子們那些純真的生命細節,會不斷喚醒我踩在這個世界上的姿態;應該簡單直接;有作夢圓夢的力氣;人跟人之間的相處,應該像猴子一樣相親相愛…
這些是孩子教我的。我很受用,也很感激。

廖敬堯
在《野球孩子》拍攝過程中,常常會意識到自己的身分:大人,和這群孩子之間有種格格不入的距離感。之後在剪接階段,隨著故事和人物的面貌逐漸清晰,卻也開始意識到,現在自己的言行活像個:小孩。或許是因為《野球孩子》裡,每個獨一無二的孩子,勾起了太多童年的滋味,讓人又重新燃起「當個小孩」:這樣簡單又幸福的樂趣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aseballbo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