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回在學校練完球,跟著啟文回家,除了啟文的阿公阿媽外,迎接我們的總是少不了啟文的弟弟:啟明。
時間久了,慢慢會發現其實他們倆兄弟不怎麼「兄友弟恭」。啟明喜歡黏著哥哥,啟文則常常逗弄弟弟,甚至不太理睬,好像早就習慣老是跟在一旁的啟明。但是很多時候沒有弟弟跟在身邊又不對勁,比如一起寫作業、逛夜市、院子打瓶蓋、看球賽轉播、睡覺…。

有一天晚上,我們待在啟文家裡,倆兄弟忙碌了一陣後,終於做好睡覺前的準備。於是我們待在一旁安靜地等著倆兄弟的睡意降臨,時間一刻刻地過去,倆兄弟似乎精神還很不錯,於是開始說著一句句無俚頭的話,從打火機、按摩,到數字猜謎;從用腳互踢棉被,到用手掀開對方被子…,就這樣又過了一個多鐘頭。
在一陣忙亂後,倆兄弟終於睡著了。那是倆張格外安心、熟睡香甜的臉蛋。

又有一回,倆兄弟無事,待在客廳看著球賽轉播,感覺很輕鬆。啟文則像大爺般地躺在弟弟的腿上,而啟明好像不太專心電視上的球賽戰況,只顧盯著啟文的臉看,然後開始擠弄啟文的眼睛、鼻頭粉刺…。那幅情景,好像是隻小猴在幫大猴抓蝨子,安撫彼此,而啟文舒服、陶醉的模樣,好叫人羨慕。

或許這就是啟文、啟明,展現兄弟間「相親相愛」的方式:簡單地像猴子一般,依靠著彼此。
所以只要是啟文和弟弟聚在一起的時候,不論白天的光景,還是每天一回的睡前遊戲,都會看見這對「猴兄弟」的出沒,因為他們的時間又到了。
 
by 敬堯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aseballbo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