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數學」對很多人來說,幾乎佔了童年與青春的許多時間,凱文也是。

凱文是個十分自在的孩子,他面對攝影機的方式,直視我們的眼神總是耐人尋味。有時充滿驕傲;有時展露輕蔑;有時溫暖友善;有時像是他的隔壁桌同學,那般熟識,沒有距離。

某日的課後時間,凱文的同班女同學教他做數學功課。女孩很有耐性地逐題講解,男孩則看似專心,卻又不太靈光,常常一個簡單的減法,會讓他呆滯許久。那時候的凱文到底在想什麼?別人在吃糖,自己卻受困在數學難題裡;好想放學和大家一起練棒球;那位正在身旁教他功課的女同學(是不是暗戀我);還是他真的在努力做著數學減法?

我們很享受那天的時刻,因為我們曾有的童年,就像那個受困在數學難題裡的男孩一樣,在乎的不是數學減法,而是其他更重要的事。

事隔多時,鳳凰花開。凱文的班上,需要在六年級的畢業典禮上表演節目。那個禮拜,學校裡到處可見一群群的小孩們在排練歌舞。

那位教導凱文數學功課的女孩,也獨自一人在司令台上,播放CD排練著。許久,攝影機身後開始傳來男孩們的嬉鬧聲,於是我們看著男孩們走上司令台,走到女孩身邊,配合著音樂,然後三三兩兩地跟著節拍跳起舞來。凱文也在其中,他站在女孩的身邊,畫面裡,兩個人跳得最為自在。

回想那天的「數學難題」,相信凱文應該也是十分樂在其中。

 
by 敬堯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aseballbo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