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國比賽後的某個假日,球隊沒練球,我們去找馬志恩。見到他時,馬志恩似乎不想讓我們整天待在他家,又有點想盡地主之誼,於是他跟我們聊到:他常到溪邊和爸爸、哥哥釣魚的事。

所以我們就這麼出發了。前往馬志恩放假常去的溪邊。富源的馬蘭鉤溪。
一如往常,我們陪著馬志恩,然後開始等待。看著馬志恩一個黝黑的身影,不斷在湍流不止的溪裡來回踱步。一陣子後,也許他自己開始覺得無聊,或是靈光一閃,馬志恩突然撿起小石塊,站在巨大的橋墩下,默默地、用力地,刻劃出一條條直線。乍看之下,並不清楚他刻出的圖樣,直到他填上了1到9的數字,我們也才恍然:馬志恩在巨大的橋墩上刻了個「九宮格」。

於是,湍流的溪流聲中開始夾雜石子擊中橋墩的清脆聲響,馬志恩開始朝向「九宮格」,默默地丟著一顆顆的小石子,「喀…喀…喀」;我們開始安靜地拍攝,一直到「九宮格」佈滿好多小石子所留下的灰灰痕跡…。
直到現在,常常遙想,馬蘭鉤溪上巨大橋墩的「九宮格」,事隔一年後,應該怖了更多石子的痕跡;還是早已被高漲的溪水逐漸沖淡;升上國中的馬志恩,還會在球隊難得放假的時候,過去溪邊丟他自己刻下的「九宮格」嗎?

其實那天,在馬志恩丟了數不清的石子後,馬志恩的爸爸也拿起石塊加入戰局,我們呢,也忍不住丟了起來,大家一起朝著「九宮格」丟著大小石子,於是「喀聲」開始夾著「笑聲」…。
一年前的那天,屬於馬志恩的「九宮格」投準遊戲,讓他渺小的身影比橋墩還要巨大。

by 敬堯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aseballbo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